热爱搞spanking文学
又黄又尬

现在,请选择 <1>

原作:X-Men - All media types
人物:Erik Lehnsherr
其他人物:Charles Xavier, Peter Maximoff, Wanda Maximoff, Lorna Dane, Nina Gurzsky, Scott Summers
预警:MM、MF、FF、FM都有,精神控制、年龄操纵、ABO都有
背景:智障猥琐型密室逃脱,由于某暂不可知原因,该人物被迫进入一虚拟空间,需要按照主机给予的特定指令一一进入与不同人物对峙的不同模拟情景,完成指令后方可逃脱
关系:Erik/Charles

Erik&Nina

“这儿没有可供您攻击的金属操纵,抱歉,先生。当完成您的任务后,自会取回您的所有控制权。”
悦耳的金属质女声对艾瑞克十分熟悉。
“选择先后顺序并一一进入已设定好的情景,据我所知你还没有跟儿子相认不是吗?这会为你们的相认提供帮助的。”
艾瑞克的目光落在第二张图上——他的面前是一个横放着的长条显示器,第二个是他的儿子,某一个他早就知道的事实的另一位主角,顶着一头参差不齐的银发,在结了霜的玻璃上画了一道风。艾瑞克没见过他这幅样子——他没见过他大多数时候的样子。
下面给予了说明:“十五岁,辍学在家的第一个圣诞节,因为偷窃而在阁楼关禁闭。”
艾瑞克平静地笑了,他朝着一个奇怪的角度拧了拧脖子,牙齿从掀开一角的嘴唇显出森森的冷光,样子仿佛一只吸血鬼,看样子是想摧毁面前的显示器——里面应该有他熟悉的金属,但他最终没有。
“这是一个你早早就回归你的儿子身边的模拟情景,你需要进入到里面,然后惩罚你的儿子,按你所喜欢的来。”机械女声说道。
“不。”他皱眉,说。
于是皮特的图像在一瞬间熄灭了,离开了艾瑞克的眼前,这重新引起了他心底失去的感觉,让人不安而恼怒。但艾瑞克没有太过明显地表现出来,在不可知的危险中他总保有基本的理智。而后,其他五个图像重新在他面前聚拢成一道直线。
这五个人分别是:查尔斯泽维尔,他的老朋友。旺达马克西莫夫,洛娜迪恩,他的两个大女儿。最后是他的小女儿,妮娜古尔斯基,在莹莹的屏幕上展现出美丽的虚幻的笑容。
艾瑞克感觉自己的大脑中有什么东西正在被迫地流失,这显然是那位温柔女声的诡计,然而这诡计是如此有效,将他置于类于泥沼的浓稠液体中缓慢下沉,由截然不同的温暖包裹住了他的身体。
一股力量轻易就撼动了他疲惫的精神。姑且让他暂时放弃自己的控制权吧,艾瑞克轻率地在内心下了这个决定,来想些不同的问题。
他会体罚他的小女儿吗?他在久远的十几年前善于使用暴力来让别人屈服,那时候他热爱使用暴力,也热爱使人屈服。所以在拥有妮娜的几年里,他特意克制着自己在这方面曾经肆意妄为的本能。
不能让妮娜知道,妮娜会害怕——拥有了妮娜的Magneto是一个截然不同的艾瑞克兰谢尔。
简单得就像一个电灯的开关,这指令掌控了兰谢尔那几年,直到妮娜去世。
直到妮娜去世。仿佛一根尖刺穿透肌肉刺到了肺泡里,正在艾瑞克即将爆发他久违而熟悉的狂怒之际,一股不知来处的力量借他心灵的失控使他晕了过去。
准确来说这并不是真正的眩晕,他还能听到这个蛋壳般建筑的主机温柔的声音:“鉴于你还没有看到此模拟情景的信息,兰谢尔先生,此时妮娜小姐犯下了一个错误,她第三次没有听你的话,过于和动物们贪玩而错过了门禁。主机建议你给予她一个适当的教训。”
艾瑞克睁开眼,看到他的女儿正半跪着,将她柔软纤细的两条胳膊交叠着搭在他的大腿上,两只黑色的圆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瞧着他,可怜兮兮地说道:“爸爸——”
“嗯?”艾瑞克下意识答应了,然后伸出手去用手指擦拭她脸颊一侧的一道灰尘,感受到娇嫩温热的皮肤在他手指下起伏。
一些记忆从刚才便被输入到艾瑞克的大脑中,艾瑞克的大脑中浮现出在这个模拟情景中十分钟之前的画面:手表上的表针滑过十点,而他仍然没有在森林中找到他的女儿,这是第三次了。十点二十分,一只母鹿从森林深处奔来,妮娜从母鹿的脊背上跳起扑倒了他的怀里。
兰谢尔感受到真实的触碰与真实的情感,甚至他背上的冷汗还没有消退,千真万确。他架起妮娜的两臂让她坐到了自己的腿上,他的小女儿仍然可怜巴巴地,因为他一分钟之前对她说:你这次必须要得到一个教训,必须要,妮娜,你这次可逃脱不了!
艾瑞克不像让妮娜因他的迅速转变而感到困惑与不安,哪怕她是个幻境之中的妮娜。
于是他在女孩儿试探着用手臂去圈他之前改变语气,严厉地问道:“你这次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妮娜古尔斯基?”
乖女孩一下子就被吓呆住了,她缩回手臂,有些吃惊又畏惧地看着她的爸爸。
“你这次除了付出点实实在在的代价别无他路。”他像背什么剧本似的说完这句话,然后将他的宝贝再次抱起来,让她趴在了自己的膝盖上,一双小腿颤抖着落在外面。
上帝,他简直像是得了什么痴呆症,他与他死去的女儿在另一个时空相遇,然后他现在要这样?
但他没有办法,他已经完全无法容忍这个虚假的“模拟情景”,他完全无法容忍这个虚假的妮娜。
但接下来的事情还是让两个人都呆住了一会儿,声音大得有些吓人,妮娜全身一缩,更加紧地攥住自己的袖口,咬住了嘴唇。
艾瑞克用左手按住了她的背,儿童的单薄的腰背,右手一刻不停地向下挥着,脑子里却在想,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触碰到她。
当他结束的时候,妮娜的哭声传到了他的耳边,然而眼前的一切突然迅速模糊起来,当周围都变成白色的时候。他又回到了现实。

评论(5)
热度(5)

© Ven.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