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搞spanking文学
又黄又尬

绅士的回归 <1>

原作:Kingsman
配对:Harry Hart/Gary Unwin

一颗石子在艾格西的视野右上方滚动。
它也许是个磁石,呈铁灰色,表面沾染了许多灰尘与泥土,在萨维尔街的一角、被炸毁的裁缝店的门前缓慢滚动着。
刚才有谁踢了它一脚,可怜的全不由己的小石头。艾格西想。他看着那颗石子跨越碾压数厘米的路面,最后跌入了下水道。悄无声息地。
他就像这颗身不由己的小石子。
一秒过后,艾格西随即否定了这过分自怜的想法。实际上他有相当大的掌控自己人生的权力,被踢来踢去的闹剧青春期已经过去许久。
这不可避免地勾起他的回忆,让他想起结束他青春期的那个男人。
艾格西的胸口和喉管一齐缩紧了,这太不合时宜,梅林在这时驾驶直升机下落,中断了他大脑里的画面。
他们在得到讯息后就决定去往美国,但基地被炸毁的后果之一就是失去了及时派遣飞机的能力。梅林去联系英政府请求援助,现在飞机终于从雨夜中挟裹着震耳的气流飞旋声下落在废墟之上。
两人一起登上了飞机,在机门关闭后,艾格西透过窗子和落雨,心中怀着永别般的悲凉向废墟投下了最后一眼。

一年前的某个傍晚,天空昏漠黑沉,落下冰凉的雨水。
艾格西夹紧了他的风衣领子,站在路灯接次亮起的街边等待公交汽车。他的导师为他购置了这件用来抵挡寒冷的黑色长风衣,穿起来妥贴舒适,也非常称职地履行了它的职责。哈利说,他希望这可以帮助青少年矫正他“任何一个绅士都会为此感到尴尬”的身形。虽然艾格西仍对此——昂贵高级的穿着——难以习惯。
汽车在闪烁的灯光与雨水中驶来,男孩快速地窜过雨水钻进车里,用手粗暴地撸了一把头顶的水滴,扑通一声倒在了座椅上。
在某一个瞬间,你可以窥到他表情迅速地扭曲了起来,同时喉咙里吐出一声被骤然掐断的呻吟。颇有些狼狈,艾格西深吸了一口气,恢复表情僵直地躺在椅背上。
他要去赴约,赴哈利哈特的约。当然,当然是他。他还能找谁呢?
操他的!
艾格西抓着扶手站了起来。汽车继续安稳地前进,片片灯火在他的眼前滑过。伦敦,他在这里出生与成长,现在她朝他展现出截然不同的另一面,饱含惊喜与泪水,阴谋与疯狂。
艾格西推开Kingsman的玻璃门,爱丽丝踏入梦境,小王子离开星球。
如果用最真诚的心境来对哈利进行解释,解释他自己的错误。艾格西只能说他无法适应,他没办法适应全新的生活,当他把拳头落在那个男孩脸上时,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按在墙上,一种熟悉的对生活的掌控方式在引诱着他:粗暴地解决问题,然后逃走,逃走。艾格西无法拒绝这个诱惑。
淤青同时出现在艾格西与那个男孩的身上,他们两败俱伤,也许那个男孩伤得更重些,因为艾格西从来没有这么不要命过。“狂犬病!”他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斜着眼狼狈地骂道。
艾格西瘫倒在墙角,恶狠狠的气息很快就流失殆尽,他像一只流浪犬一样,直到哈利的身影笼罩住了他。
现在是三个小时之后,艾格西如约来到哈利的家。他用药物简单地照料了自己,那个男孩下手非常阴狠,把最重的拳头落在了肋骨间。现在艾格西觉得自己的呼吸里都夹带着痛苦,在与门后哈利的冰冷目光相碰时,痛苦仿佛更深更重了。
艾格西从来没指望哈利能在惩罚之前就原谅他,他想指出自己身体上无法察觉的伤口,也许能博得男人的一丝同情。但是当然,尊严没有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于是他痛苦地呼吸,双手虚脱般地耷拉着,挪动步子,踏入哈利已经转身离去的门厅。
他在三天前已经承受了一次肉体上的煎熬,现在新的惩罚即将再次降临到他身上。

评论(5)
热度(11)

© Ven.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