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king爱好者

Mycroft Holmes, Steve Rogers
Mylock, Stugh
Jeremy Irons, Hugh Laurie

3×Bertram Wooster

后两个是水仙

Fandom: Jeeves and Wooster
Character: Bertram Wooster
Relationship:Reginald Jeeves/Bertram Wooster, Gregory House/Bertram Wooster, Richard Roper/Bertram Wooster

Jeeves/Wooster
Wooster用一秒钟来思考,然后决定摒弃前嫌,脸上还挂着乱七八糟的泪痕,小狗般扑过去,靠在男仆温暖的怀里后便委屈兮兮地哼声:“这太疼了……”双手乱抓摸了几下,从男仆的外套内伸进去,环住他坚固的腰腹。
“我只希望疼痛能达到它应有的目的。”男仆冷酷地说道,然而主人的眼泪如此轻易地就能打动人心,即使是他也不出例外。
年轻的主人又哼了声,声音愈发绵软而带着潮乎乎的气息,各种情绪在那团水汽中混作一团,最终化为眼泪全数蹭上了男仆的马甲。
男仆轻叹一声,右手抚上主人刚刚被惩罚过的臀部,过度的温热让皮肤拥有异常的质感,皮肤带起了一些颗粒感,抚摸起来引起轻微而奇异的瘙痒。
“原谅我,Jeeves。”年轻的雇主抬抬头,抽着鼻子望向Jeeves。
男仆沉默片刻,那双水汽朦胧的碧蓝色眼睛紧紧盯着他,目光里愧疚是有限的,更多的是被压制的不满转换成了委屈和适时出现的屈服,“没关系,先生。”但最终他还是说道。

House/Bertie
钢琴不是个好理由,绝对不是个好理由,他有无数个借口来应对兄长无情的指责,但——好吧,好吧,他没有无数个借口,他只有一个,而这也绝对谈不上是一个足够让怒火内烧的兄长中止他的打算的好借口。
“我烦这个!”随脑袋一同高高扬起的声调如同一只受伤的鸟儿在一瞬间掉落悬崖,Bertie较兄长们更为灵动活泼的眼睛仿佛经历了一场地震般,恐惧迅速席卷了那双映着House冷酷神情的湖泊。
House抛起拐杖,让它的下端稳稳当当落在自己的手中,拐杖头轻轻敲了敲深红色的桌面。
“给我一个机会解释。”年轻的小绅士立马软了声调,手指抓着House的衣摆央求道。
“你不是烦这个吗?声音够大,我听到了。”House说,“虽然,事情并非如此,是吧?但作为解释已经足够了。现在,”他又用拐杖头敲了敲桌面,“趴下。”

Roper/Bertie
最年长的那位哥哥年轻时代的某些模样,直到很长时间之后,还是会偶尔出现在年轻绅士与别人的对话中,通常是在兄弟两人并不愉快而状况百出的会面结束后,Bertram Wooster在他选择的最值得亲密与信任的那个人面前,用十几个数字排列了他们共处那个地中海小岛的十几年时光里的一些“刻骨铭心”的时刻。“没有什么……”他醉醺醺地,肌肉紧绷得像即将被撕裂,“没有什么比他想让你趴在什么上,一般是书房或他办公室的桌子上,瞪着你的那个目光更让人刻骨铭心的了,相信我。”
的确如此,只不过这一事实在细节上与一般人的想象有所出入。Richard Roper的目光并非动物纪录片中食肉动物对猎物那般凶残血腥的目光,而是——阴沉而暗含威胁,也许用携带着雷电的阴云来形容最为合适。作为他珍爱的幼弟,Bertie对他的清晰了解正是那威胁感的最佳佐证,所以,最好按他说的做,Bertie清楚如此。
然后便是思维映照现实,强自镇定的年轻人走到他指着的桌子边上,脚步却不受控制地离Roper越来越远,直到最后才猛然惊醒回到原位置,Bertie站在那里,皮肤上甚至弥生了一种不甚真实的冷感。
“对不起。”他道歉的语气不能更真诚了,即使是被吓出来的。
“很好。”Richard Roper漫不经心地哼声回应,等待年轻人完成最后的臣服。

评论
热度(15)

© 兔結構 | Powered by LOFTER